笔趣库 > 无量真途 > 第六百一十七章 分兵而战

第六百一十七章 分兵而战

虽然明知是对方的计策,可既然已经没有了更好的办法,又不得不为之,桓因他们便不再迟疑,干脆在桓因的带领之下,开始制定杀入城中以后的作战方略。
  
  根据影爵提供的情报和地图,桓因一边与众将帅商议,一边开始确定如何分兵,确定每一位元帅负责的区域,也确定每一座传送阵由那一支部队负责摧毁。当然,这些人也就必须面对早就在那里准备好的守军和对方的一切手段。
  
  花了三个时辰的功夫,一切已经议定。于是在桓因的指挥之下,数百万的部队列队完毕,摆好阵势,正式开拔。
  
  不久后,桓因等人已经全部越过那高高的城墙,冲入了北方八天之中。而在他们的后面,那城门依旧敞开,仿佛是一种刻意的欢迎。至于地上的血迹,当然也依旧存在,却始终让人感到有些胆战心惊。
  
  北方八天占据了整个北方大岛八成以上的区域,八座大城联合起来,面积之大,不输任何一个其它大天。所以,哪怕桓因如今率领着数百万雄狮,可一旦踏入城中,对于整个北方八天来说也不过如此。
  
  北方八天城内的地形和地势本来就复杂,有平原草地,也有山川沟壑。不过除此之外,因为有水流经过,所以这里还有湖泊与沼泽等等。而再加上人们在这里的后期建设,让这里还出现了城镇,所以要在这里伏兵、埋阵或者是隐藏器械,都很难被人发现。
  
  这就是桓因他们杀入城中以后面临的第一重困境。虽说他们已掌握了影爵提供的地图,可那地图不过是影爵进城以后现画的而已,对于地形和敌军的方位、排布等等他根本没有时间去摸清。所以,那地图之上根本就没有记录相关信息,不过只记录了阵法的位置罢了。
  
  如此,桓因他们一路而过,根本不知道接下来会出现什么,在那其中又隐藏着什么。敌暗我明,他们完全处在了被动之中,几乎可说是任由敌军发挥,想如何偷袭和袭扰,都由敌人说了算。他们根本无法预料敌人会在什么时候于什么地方突然出现,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他们能做的,唯有始终保持警戒,防止一切可能出现的意外。
  
  就这样,这一路上的经历便是精彩极了。不时有部队在桓因他们意想不到的地方冲了出来,对他们猛然发起攻击,他们更是不小心就有可能会触动对方早就布置好的阵法。或者是器械,也不知何时在某个阴暗角落突然发动,要取了他们的性命。
  
  在这之中,很少出现什么所谓的主力,或者让人感觉似乎都是主力。这明显是北方八天城内守军有意为之,让桓因他们根本找不到重点,只能疲于应对。
  
  好在一开始,桓因他们倒是浑然不惧。毕竟他们开始人多,对于小股力量的袭扰几乎可以无视。只是这样的情况却并不能久持,随着桓因他们根据影爵的地图找到了那一个个的传送阵,桓因他们终于开始分兵了。
  
  分兵,是既定的策略。不过根据当时所面临的情况,桓因也有可能会临时做出一些调整。不过,桓因终究无法完全弄清下方阵法守军的真正情况,除非他亲自下去厮杀。只是这根本就不可能,因为那会大量的耽误时间,让整件事情无法继续下去。
  
  如此,桓因的分兵策略就有可能出错。他凌空俯瞰所作出的判断有可能让他多派了兵,也有可能少派。
  
  多派还好,至少可以保证依旧能拔除那里的守军,完成摧毁传送阵的任务。可若少派了,不但任务完成是个问题,而且派往那里的部队有可能陷入危机,被敌人消灭。
  
  这也实属无奈,桓因只能让分出去的部队相互之间保持联络,随时互通情况。这样,他们之间距离最近的可以相互支援,让战斗的灵活性大大增加。
  
  只是随着分兵的持续,桓因他们所面临的第二重困境渐渐也出现了。分出去的人越来越多,还跟在桓因身旁的人就越来越少。可是敌人的袭扰却永远也不会停止,特别是到了后来,桓因发现罗睺之狠,竟几乎已经将整个北方八天都划入了战斗之中,根本就没有为人民留一处安生之地。
  
  如此,整个北方八天无处不是战场,无处不是敌军,无处不可能出现敌人早就设下的手段和圈套,桓因他们的战斗力却在不断下降,走得越远,他们的危险就越大。
  
  一路上,桓因不断指挥,分兵而下。每每有部队冲下去,往往立马便有滔天轰鸣响起,那是他的人已经和对方战在了一起,或者是直接就冲入了对方的阵法之中,陷入了被动。
  
  桓因一次次眼睁睁看着下方的敌军冲了出来,或者是阵法爆发,又或者是突然有器械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敌人的手段可说是从战斗一开始就五花八门,层出不穷,他不得不为自己的部队捏了一把汗。
  
  他对自己的人有信心,他的人也有器械和阵法辅助,而且都是强悍的阵法和器械。可是,北方八天层出不穷的手段一次次被他亲眼所见,他当真心中紧张。
  
  只是这还不算,桓因自己也时常面临同样的困境。或者突然有敌军杀出,打了他们这个不断分兵的主力一个措手不及。或者是有铺天盖地的器械猛然袭来,无情的对他们发动攻击,或者是他们在空中也触发了阵法,损兵折将。而随着桓因这边的人越来越少,他们的推进也不得不渐渐放缓了速度。
  
  某一刻,桓因身后依旧跟随的部队已然不多,粗略估算不过四十万上下。而现在,他也已经深入到了北方八天的腹地之中,原本跟随他的数百万之众,如今已然有绝大部分都已经被他安排出去,执行属于他们自己的任务。
  
  原本一切如常,大部队正在往更深处飞驰,突然的,下方有紫芒闪动而出,一道匹练一般的弧光竟拉出了千丈长度,直接朝着桓因这边扫了过来!
  
  桓因冷哼一声,抬起刑天就是一剑。剑芒成型,竟与那弧光一般大小,争锋相对的轰了过去。
  
  这种偷袭桓因这一路上不知遇到多少,早已见惯。他一剑之中力量强悍,剑芒与弧光立马相互抵消,在半空迸发出强烈的轰鸣,一齐烟消云散。
  
  “那里有两座传送阵,都是你们的了!”桓因转身对着旁边一名将军说到。
  
  这将军对着桓因一拜,顿时领了自己麾下六七万人的部队朝下方扑去。下方那弧光出现的地方,正是敌方一处守军所在。他们骤然发起攻击不但没起到任何作用,反而把他们自己给暴露了。
  
  再次前行,桓因先后又遇到器械拦路和部队的埋伏。他都亲自出手,带领部队将突然出现的危机一一化解,然后再次安排部队朝着某几个地方冲了过去。
  
  于是到了最后,桓因身旁剩下的部队只二十万上下。仔细一看,此刻跟在他身边仍有一名元帅,竟是童峒。而那二十万人的部队,一个个赫然就是之前童峒所率先锋之中,一直都没有动作的那二十万人!
  
  桓因站在空中,蓦然转身,看向后方时候,看到的尽是他的来路。在那里,或天空之上有部队正在交锋,打得是光芒四射,轰鸣滔天,或山峦之间正有器械争锋,一个个发动之间地动山摇,或湖泊之上偶有阵法爆发,直把湖中鱼虾都给炸上了天。
  
  整个北方八天,此刻已经乱成了一个锅粥,无处不是战场,无处没有厮杀。
  
  “呵……”桓因轻叹了一口气。大战已经彻底拉开,这一场战斗的结果,将会成为天界未来主人的导向。他希望自己的人在每一个战圈都能获得胜利,不过他知道,现在他已经无法再细细过问这些。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那些地方的胜负,就看他的将士们了。
  
  至于现在,他也终于来到了属于自己的区域。之前有一句话他对将帅们所有隐瞒,就是这一场战斗其实有一个绝对的重点,那就是影爵在情报里多次提到的地方——摩尼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