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帝霸 > 第3817章远行而去

第3817章远行而去

李七夜不愿意带上独孤岚,不由让老人和独孤岚他们在心里面有些小失望,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若是能跟上李七夜,必定能学到不少的东西。
  
  当然,在外人看来,独孤岚乃是绝世天才,可称作为当世佛陀圣地年轻一辈第一人,也是当今佛陀圣地中唯一能与正一少师对决的天才。
  
  在佛陀圣地的任何人看来,不仅仅是年轻一辈,就算是大教老祖,都认为独孤岚乃是前途无量,未来必定会站在巅峰之上,所以,在他们的眼中,独孤岚是高贵无比。
  
  如果说,独孤岚这样的绝世天才,这么高贵的绝世佳人,却为李七夜做仆人侍女,在李七夜鞍前马后效劳,在多少世人看来,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这实在是太不可想象了。
  
  但是,在云泥学院的老人和独孤岚看来,他们并不这样认为,特别是云泥学院老人,他深知道,如果独孤岚能留在李七夜身边效劳,能为李七夜鞍前马后奔波,那么,一定是独孤岚的荣幸,这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大机缘,若是掌握好了,只怕是终身受益无穷。
  
  李七夜看了云泥学院老人和独孤岚一眼,淡淡地说道:“我也没有什么好指点你的,你已经是足够优秀了,特别是‘三才剑法’,那更是修练得十分奥妙,就算还未到巅毫,那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不足之处,还请少爷指点。”见李七夜如此一说,独孤岚也是聪明绝顶的人,立即向李七夜请教,她知道,这样的机会,一旦错过了,就没有了。
  
  “你已经学得很好了。”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也没有藏着掖着,说道:“如果真的要去指点你什么的话,你唯一需要注意的是,无需去执着于黑暗与光明,黑暗与光明,不见得就是泾渭分明。”
  
  “少爷所说,正是我心中所疑惑,请少爷指点迷津。”李七夜随便的一句话,便说到了独孤岚心头上的感受了,这也是一直以来,她心中所疑惑的。
  
  三才剑法,可谓是很独一无二的剑法,它聚集了黑暗与光明,前面两式,完全不是截然不同的风格,一为黑暗,一为光明。
  
  可以说,在这样完全相反的剑招之上,在修练的时候,会给她带来很大的反差,让人无所适从,也正是因为她天资纵横,又有着强大的韧力,这才使得她在这如此强大的反差之中适合过来。
  
  也正是因为适应了如此强大的反差之后,在她手中施展出了“三才剑法”之时,威力绝伦,强大无匹。
  
  尽管如此,这依然在她心里面有所疑惑,黑暗与光明的反差冲击,依然在她心里面留下了一些阴影,让她有了一些不确定。
  
  “本是一源。”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黑暗也好,光明也罢,都为一源也,有了黑暗也有光明,也正是有了黑暗也有光明,才会造就磅礴大世,精采绝伦的红尘,三千红尘,什么时候离开过光明和黑暗呢?在这第三式之上,那已经是最好的诠释了,三千世界,一直都不介意黑暗与光明同存。”
  
  “少爷所言,实是道理。”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独孤岚不由细细品味,她是聪明人,领悟也是极快。
  
  因为“三才剑法”的第三式“人才济济”乃是三千世界的济济人才,在这三千红尘之中,不论是光明还是黑暗,都是无处不在,无处不有,它不再像是前两式一样。
  
  在“三才剑法”的前面两式,不论是光明还是黑暗,都是那么的纯粹,光明所在,必不容黑暗,黑暗所在,必吞噬光明。
  
  然而,在第三式之时,这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有光明也有黑暗,似乎,在这样的红尘世界光明和黑暗并存,在最本质上,似乎光明和黑暗都没有什么区别。
  
  “若没有光明,又哪来黑暗。”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若是没有黑暗,又怎么能彰显出光明存在的意义呢,黑暗与光明,那只不过是同卵孪生罢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独孤岚大受益处,好不由深深去休会这一句话的奥妙,把这一句话的嵌入她的“三才剑法”之中,那更是让她有着一种霍然开朗的感觉。
  
  “多谢少爷。”独孤岚心中突然开朗,不由向李七夜大拜,对于她来说,李七夜这随便的几句话,甚至是只言片语,那都是让她受益无穷,让她不由毛塞顿开。
  
  李七夜受了独孤岚的大礼,淡淡地说道:“虽然,三才剑法是很强大,但,没有必要去贪杯,适可而止。在往后大道,你更应该去专注自己的大道,否则,你就永远跳不出前人的旧轧,你也超越不了前人。”
  
  李七夜这话让独孤岚心里面为之一震,李七夜这样的话的确是戳中了她心中最深处的软肋。
  
  三才剑法,的确是强大无匹,但,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她就算再努力,又怎么能超越前人呢?
  
  创造“三才剑法”的那可是传说之中万古第一的古之大帝呀,万古无上,莫说是她,千百万年以来,多少无敌道君、多少惊艳的古之大帝,与他一相比,那都是黯然失色。
  
  所以,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般,就算她再努力,天资再无双,都不可能超越那位传说中的存在。
  
  “你的大道,也是独一无二,大道远扬,这是让人难于企及……”李七夜随手点拔了一下独孤岚的大道。
  
  那怕是李七夜随手点拔,但是,对于独孤岚来说,那都是金科玉律,那怕是只言片字,都将会是让她受益无穷。
  
  独孤岚倾心而听,把李七夜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铭记于心,以便以后嚼咀领悟。
  
  当李七夜指点完之后,独孤岚大拜,神态恭敬,也是十分隆重,感铭五腑,说道:“少爷大恩,独孤岚没齿难望,以后少爷需要独孤岚的地方,尽管吩咐,做牛做马,独孤岚也在所不辞。”
  
  李七夜受了独孤岚的大礼,仅仅是淡淡笑了一下而已。
  
  “少爷此去。”老人沉吟了一下,轻轻地说道:“黑潮海若大变,只怕风险不小也,以实事而论,少爷无需去冒险也,大局为重。”
  
  老人这话是有所指,因为他知道李七夜的身份是高贵无比,李七夜若真的是深入黑潮海,一旦出了什么事情,对于佛陀圣地来说,对于亿万生灵来说,对于天下福祉而言,那都是一个惨痛的损失。
  
  “黑潮海而已,还留不住我。”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若是黑潮海都能留得住我,它就不会躺在那里了,早就爬起来了。”
  
  “呃”连独孤岚听到这样的话,都不由惊愕了一下,因为李七夜这话说得太形象、太巧妙了。
  
  黑潮海,在世世代代任何人看来,都是一个汪洋大海,但,现在李七夜却用了一个“爬”字,也用了一个“躺”字,这似乎有什么不一样。
  
  独孤岚呆了呆之后,她都不由轻轻地说道:“少爷,黑潮海,它,它,它不是一个汪洋大海吗?难道它还是活着不成?”
  
  事实上,见多识广的云泥学院老人,也觉得李七夜这样的话是特别的奇怪,甚至是有些独一无二,从来没有人说过这样的话。
  
  黑潮海,在任何人心里面那都是一个汪洋大海,但是,在李七夜口中,似乎不是这么一回事。
  
  所以,连老人都不由好奇,李七夜究竟是怎么样看待黑潮海的。
  
  “就算是活着,那也只不过是苟言残喘罢了。”李七夜随意地说道:“油尽灯枯,没有什么可回天之力的。”
  
  那怕是有心理准备,但是,对于独孤岚、云泥学院的老人来说,依然是一种震撼。
  
  “黑潮海真的是活物。”独孤岚也不由喃喃地说道。
  
  在任何人印象之中,黑潮海就是黑潮海,它不是过潮水是墨黑色的汪洋大海罢了。
  
  现在李七夜所说出来的黑潮海,却是一个活物,这样的话,让任何人听到了,都觉得不可思议,若是有外人在,一定会认为李七夜这是失心疯,黑潮海只不过是汪洋大海罢了,哪来什么活物,就算是活物,哪有如此巨大的活物呢。
  
  “少爷小心为上。”尽管如此,云泥学院的老人依然忍不住叮咛了一声,在他看来,李七夜的身份实在是贵不可言,若是他出了什么事情,对于佛陀圣地来说,损失实在是太大了。
  
  “放心罢,我自有分寸。”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在李七夜他们要离开云泥学院的时候,李七夜也没有告诉其他人,最后只有老人和独孤岚为他们送行。
  
  李七夜本是要拒绝,但是,云泥学院老人和独孤岚执意要为他们送行,李七夜也随意了。
  
  当然,云泥学院的老人和独孤岚都知道李七夜不喜欢热闹,所以也没有通知云泥学院的任何人,仅仅只有他们两个人前来送行。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回去吧。”送到足够远之后,李七夜吩咐一声。
  
  独孤岚和老人向李七夜大拜,这才止步,目送李七夜他们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