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民国谍影 >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各有分工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各有分工

与此同时,影佐机关的办公室里,李志群也正在向晴庆正良汇报着关于情报市场的调查情况。
  
  “据冯斯年交代,这些顶层的情报贩子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聚会一次,进行情报交易,这就是所谓的情报市场,但是具体位置经常转换,没有固定的场所,很难找到他们的行踪规律。
  
  我打算严密监视菲利普斯,摸清楚他的行动规律,顺着他这条线,查明情报网络的情况,从中筛选出上海情报科的人员。”
  
  李志群从南京回到上海之后,为了防止泄密,并没有把冯斯年带回特工总部,而是关押在影佐机关里,期间进行过几次审讯,这就是毕文祥发现李志群经常出入影佐机关的原因。
  
  影佐裕树的公务极为繁忙,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时候,所以根本没有时间过问,自然都交给了负责情报工作的晴庆正良。
  
  晴庆正良点头说道:“李君,菲利普斯可是美国领事馆的外交官,身份特殊,就不需要我强调了,监视可以,但你绝对不能对他采取任何过激举动。”
  
  “这个当然!”李志群赶紧回答道,他自然清楚其中的厉害,再说公共租界里都是英国人和美国人的势力,还有英美驻军的力量,他就是想真的动手,也是力有不逮,一旦出了事,吃亏的只怕是自己。
  
  要知道公共租界里的情况和法租界不同,法租界里,法国领事馆对租界的管理较为宽松,基本上都是中国人自己在管理,所以青帮势力坐大。
  
  可是公共租界里,英美两国对租界管理的甚为严格,对中国人的限制也比较多,就是驻军也远比法租界多。
  
  李志群接着汇报道:“鉴于公共租界的特殊情况,我的人也很难在公共租界的活动,所以我这几天正在做公共租界巡捕房总探长查玉堂的工作,目前进展的很顺利,他已经答应动用他手下的人,对菲利普斯进行监视,不过这需要一个过程。”
  
  李志群之前派人进入公共租界监视菲利普斯,可是七十六号的特工在本地出入,很快就被当地的一些势力发现异常,尤其是巡捕房的那些巡探们,于是紧接着就发生了一起冲突。
  
  看到行踪难以做到保密,李志群只好把人都收了回来,最后他考虑到实际情况,既然自己的势力无法渗入,他决定在故技重施,再一次在公共租界内寻找自己的同盟者。
  
  不过这一次他选中的不是青帮堂口,而是公共租界里华人势力最强的巡捕房,于是他多次和总华探长查玉堂进行接触,各种威逼利诱之下,查玉堂最终答应配合行动,动用自己的人手对菲利普斯进行监视,为李志群提供情报。
  
  晴庆正良听到李志群的汇报,自然是非常高兴,他知道对付中国人,还是李志群这种人有办法。
  
  他点头说道:“你做的非常好,李君,上海情报科是我们的心腹大患,这些年来,他们就像一条凶狠的毒蛇,暗中窥伺着我们,而我们一直不能找到他们的踪迹,以至于损失惨重,却无力还手,这一次可是个难得的机会,一定要把握住。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要通知你,据可靠消息,军统局上海站已经重新建立,新任情报站站长名叫陈鸿池,你对这个人有了解吗?”
  
  “军统的动作好快!”
  
  李志群一听,回想了一下,皱着眉接着说道:“陈鸿池这个人我知道,是军统甲种大站,北平站的副站长,也是其北方情报网的一员干将,曾经执行过多次刺杀任务,是个行动好手,没想到,军统把他派过来了。”
  
  晴庆正良微微一笑,说道:“看来中统对军统的了解的确很深,没错,这个人的情况和你说的都一样,那就不用我多费口舌了,你要趁他们立足未稳,不要等其坐大,尽快找到他们。”
  
  李志群突然联想到了今天发生的爆炸案,并接着说道:“明白了,不过今天就发生了一起爆炸案,新政府内政部官员金建元在沪西被人用炸弹炸死,我怀疑会不会就是这位新任的上海站站长的手笔?”
  
  说完介绍了一下具体情况,晴庆正良缓缓的点了点头:“他们的动作真的很快,你现在集中力量处理情报市场这个案子,让骆兴朝去处理也好,他的能力还是不错的。”
  
  李志群也是颇为赞同:“是啊,唉,王汉民一死,我身边实在是缺人,现在特工总部的干部里面,吴世财虽然可靠,但有勇无谋,搞行动还可以,做情报工作就差得远了,其他的人又不是很放心,如今最得力的人也就是骆兴朝了。”
  
  晴庆正良微微一笑,说道:“骆兴朝虽然是我们安排的人员,可是他做事仔细,对你从来都是很尊重的,你们能够配合默契,我很欣慰,那就这样吧,你们分头行动,一个对付上海情报科,一个对付上海站,但愿都能有所收获!”
  
  沪西地区的一处平民区的阁楼里,几个身穿粗布衣服,苦力打扮的青壮男子正在低声私语。
  
  为首的赫然正是军统上海站站长陈鸿池,其他几个人都是行动队的干部。
  
  行动队长杨文博首先开口说道:“站长,外勤行动太过危险,您不能亲自犯险,如果有了什么闪失,整个情报站都有覆灭的危险。”
  
  这一次的刺杀行动,是陈鸿池亲自指挥和参与的,他在北平站就是专门负责外勤行动的,习惯在冲杀在第一线。
  
  之前他准备在元旦晚宴上搞一次重大行动,结果因为日本人防备极严,整个行动虎头蛇尾,还差一点被日本宪兵包围,大家都是被打击的不轻,这才知道,在上海这里,日本人的力量空前的强大,比之北平形势可是严峻的多,于是他们又沉寂了多日。
  
  要知道局座交给他的任务,就是对伪政府官员进行连续的刺杀行动,以震慑人心,打击伪政府的士气,他初掌上海站重权,又岂能无所作为,于是陈鸿池不甘蛰伏,再次进行刺杀行动。
  
  听到杨文博的埋怨,陈鸿池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对付这么一个货色,有什么危险可言,我现在算是看出来了,只要不在东部市区,其他地区都是可以下手的。”
  
  一名行动干部在一旁问道:“站长,不是说,伪政府这些人下个月就要去南京了吗?到时候我们可就没有目标了,难道追到南京去?”
  
  陈鸿池笑道:“南京站现在也已经重建完毕,我们可抢不了他们的饭碗,所以说,我们不借机多杀一点,等他们跑去南京,可就没机会了,”
  
  “伪政府的人走了,我们就杀日本人和七十六号的人,总之有的是目标!”杨文博冷声说道。
  
  陈鸿池大手一挥,沉声说道:“说的对,大家都打起精神来,以后我们有的是施展拳脚的时候!
  
  当天晚上,宁志恒的书房里,易华安向他汇报道:“木鱼报告,今天发生了一起爆炸案,伪政府内政官员金建元以及司机和保镖,在西部市区被炸死,我已经明确告诉他,这不是我们的行动,这应该是上海站的动作。”
  
  宁志恒并不意外,据他所知,陈鸿池此人作风果决,是个行动上面的好手,上海站已经组建了几个月,早就是坐不住了,上一次在元旦那天晚上,差一点被石井给包了饺子,不过这一次倒是学乖了,转到沪西去行动了。
  
  易华安接着汇报道:“还有,今天李志群也通报木鱼,日本方面已经知道陈鸿池接上海站站长一事,并把追查上海站的任务交给了木鱼。”
  
  宁志恒一听,不禁莞尔一笑,说道:“哈哈,看来陈鸿池这个人的运道不错,竟然还让我们给他保驾护航,倒是个福将!”
  
  此话说的没错,有了木鱼的刻意掩护,陈鸿池就好像是披了一层护甲,只要不在行动中出现重大失误,安全上是没有问题的。
  
  易华安听到宁志恒的话,也是笑道:“您说的对,陈鸿池的运气确实比王汉民好。
  
  还有,木鱼汇报,李志群之前对徐永昌的后续调查并没有什么进展,但是这段时间里,他经常进出入影佐机关,木鱼判断,李志群一定执行某项计划,只是对特工总部的人员心存疑虑,所以消息封锁的严密,我已经让木鱼继续关注,有消息及时汇报。”
  
  宁志恒也对李志群现在的举动很担心,明明知道对方有所动作,可却是无法查明具体情况,这让习惯掌握了主动的他有些不适。
  
  他开口说道:“李志群很精明,他已经清楚,我们的内线依然存在,所以做事情,对谁都防着一手,这样的确对木鱼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干扰,我们必须找机会消除他的疑虑!”
  
  “找个替罪羊?”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李志群不是傻瓜,这件事情必须设计的天衣无缝,这需要一定的条件,你通知木鱼,让他选定目标,我们先做一些准备工作。”
  
  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