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音阶狂潮 > 第一四零五章 更漂亮一些

第一四零五章 更漂亮一些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全音阶狂潮最新章节!
  
  陈群冠的面子不小,李迎珍一家五口出席,赵一一冲在最前面:“哥哥?”
  
  第一次见面的哥哥是不是跟想象中有点不一样,赵一一愣了一下。陈群冠这儿子倒是绅士,走过去直接就是温情拥抱。
  
  赵一一虽然有点害羞也会回应哥哥,比一一矮半头的妹妹抛弃了大姐姐兴高采烈赶过去:“Hi,Hi……”
  
  何沛媛早已经站得端正:“李教授。”
  
  李迎珍点头笑笑就把注意力放在小孩子身上去了,看孙女左抱抱右抱抱没个完。
  
  陈群冠老婆找时机欢迎:“教授您好。”
  
  老伴帮李迎珍回应:“请坐,好可爱的孩子……”
  
  直接就开席了,陈群冠本来好点杯中物,但是今天提前跟杨景行沟通了,家规比较严,不能当着小孩的面饮酒,没办法没办法。
  
  美国小孩不会用筷子,赵一一也就忆苦思甜陪着客人使使叉子勺子。美国小孩不能吃带骨鱼,陈群冠就不管那么多,这可不是金枪鱼三文鱼能比的,吃!
  
  还好有何沛媛,帮小孩子切牛排挑鱼肉还哄着多吃蔬菜,围餐巾擦嘴嘴又当耐心解说员。
  
  李迎珍第二次劝了:“媛媛自己吃,一一别麻烦阿姨了。”
  
  何沛媛继续鼓励:“吃完了带你们去外面玩……”
  
  两个妈妈聊孩子的教育,原来美国也是各种贵得要死的补习班提高班呀,陈群冠的大儿子学大提琴一个课时就上百美元。说起这个学生就必须感激恩师了,二十多年前陈群冠的家庭条件简直可以划归贫下中农,家里买一台不知道的几手的日本琴几乎花光父母积蓄,如果没有恩师……就没有小孩们现在还算幸福的生活。
  
  时代呀,那会学生条件艰苦老师们也很不容易,李迎珍是国家资助留学,苦学了几年回国就成了专家,但是专家并没有条件与世界接轨,真的就只能借着那点基础闭门造车,别说请人来学校开大师班,想出国听一听别人的都难。整个八九十年代浦海有几个真正的国际级钢琴家开过演奏会?李迎珍扳着指头都能数出来。现在呢,浦海音乐厅、东方艺术中心、浦海大剧院,那么多剧场剧院,每周都有高质量的音乐会。可是如今的浦音学生们反而身在福中不知福,叫他们多看多听都当耳边风,还说什么杨景行也不听音乐会,你跟杨景行比?
  
  陈群冠劝老师不要生气,年轻人难免爱攀比。十年前,国内国际上都喜欢拿秦蒙礼和成嘉冬比较,虽然这两位中国钢琴天才少年只是年纪差不多而又同时成名,但演奏风格和曲目储备都不是一个路子。
  
  刚开始的时候成嘉冬的风头是更胜一筹的,毕竟大奖在手而且相貌出众,转折点大概就是那一首《钟》。成嘉冬那张唱片刚出来的时候乐评和乐迷是一片欢呼喝彩,把天才对《钟》的演绎吹得天花乱坠,许多大师也称之为完美无缺。戏剧性的是,短短三个月之后,秦蒙礼就在音乐会上返场了《钟》,而这个音乐会又是录像录音的。
  
  “高下立判!”陈群冠简直感叹:“中国老话就怕货比货,秦蒙礼的层次感强太多了,双手颤音又密又准又有力,和弦群加大跳的处理前无古人……”
  
  大家纷纷点头,何沛媛也认真听着。
  
  陈群冠好笑:“老实话把我也吓一跳,幸好早生了几年。”
  
  大家哈哈,何沛媛也说话:“而且他是现场,弹得也很轻松。”
  
  “所以……”陈群冠点头有点遗憾起来:“要我说就是年轻人想不开,明明比不过的你就不要较这个劲了,越练越打击自信心。”
  
  赵兴夫也叹气:“钻死胡同里了。”
  
  “心态呀。”陈群冠又感叹庆幸:“秦蒙礼心态好得多,内心强大,不然……呵呵。”
  
  大家呵呵,何沛媛想起来:“我也听他比较过两个人,跟陈先生说的差不多,不知道陈先生听过张楚佳的演绎没?”
  
  陈群冠摇头:“还没有,很快有机会了。杨景行的《钟》我听过,所以原谅我不会邀请何小姐赏光音乐会。”
  
  赵兴夫哈哈哈:“一一,媛媛阿姨好可怜,以后没音乐会听了。”
  
  你杨景行哈什么哈,何沛媛真是气鼓鼓还要解释:“我没听他弹过多少曲子,平时太忙都没时间……”
  
  杨景行还哈:“我听她弹得多。”
  
  李迎珍可能是怕学生挨打,转移何沛媛的注意力:“媛媛别让贝拉头发沾到了。”
  
  何沛媛连忙小心……
  
  陈群冠又认真:“教授说张楚佳安下心之后反而找到自己的方向,所以心态其实就是境界。安馨,你听她弹琴听得到她的好胜心表现欲,但是她稳得住。
  
  喻昕婷,全弹给自己听的!”
  
  赵一一有情有义:“喻阿姨!”
  
  陈群冠继续分享行业看法:“她们之间的对比也很有意思,如果放在二十年前,喻昕婷恐怕会被乐评人说得一无是处!”
  
  杨景行还哈哈,被何沛媛瞥了一眼。
  
  李迎珍有点忧愁:“现在也不算好。”
  
  陈群冠高兴:“比我预想好得多,日本买了十几万,比安馨全球销量。”
  
  李迎珍都没脸见人:“小孩子追星,有几个人听钢琴……”
  
  陈群冠认真:“但是安馨的我只听了一两遍,喻昕婷的我听了好几遍,越听越感觉有点意思,也不是她弹得有多好,这个好要打引号,不算好,但是让人愿意听,觉得很有意思。我听了两遍才想明白,喻昕婷她的演奏方法或者说技巧要练过琴的人听,苦练过的,一听就就觉得,哎哟这小姑娘还能这么弹,这个好玩,有趣。”
  
  赵兴夫又来装内行:“就像比赛,别人都在拼命往前跑,她蹦蹦跳跳……”
  
  大家哈哈呵呵,陈群冠勉强点头:“有点这个意思,但是喻昕婷可贵在自然天成,不过技术上还是有很多不成熟,如果她能把技术再完善一些同时保持住自己的风格,我认为她是可以立足的。”
  
  李迎珍有点担忧的:“看她自己的决心和造化。”
  
  杨景行给女朋友夹菜:“最后一个。”
  
  何沛媛客气还是抗拒:“自己吃……”
  
  陈群冠又感叹时代的变化,杨景行算是生而逢时了。如果是二十年前,同样的钢琴作曲才华未必就能这么顺利迅速地施展影响力,《第二交响曲》就更难一炮打响。
  
  杨景行承认《第二交响曲》是提前了的,最开始的计划是第三甚至第四交响曲才能这么玩……
  
  饭桌上虽然是围绕音乐聊,但并没说起工作。陈群冠的名气实力虽然不是顶尖,但是如果真心想任教也有大把名校供他挑选,这个还是得浦音先表示诚意才行。不过从陈群冠分享的行业思考和对师恩的感激以及跟杨景行的交情表现而言,他应该也有了考虑浦音诚意的诚意。
  
  毕竟腊月二十八了,三个孩子没能跟何沛媛在酒店大堂玩多大一会就要互相说再见了。小孩子的感情真是真挚热烈,一一和贝拉一再互相拥抱,妈妈都拉不开。
  
  何沛媛帮忙:“一一乖乖听话,过玩年叔叔带你去吃薯条。”
  
  杨景行跳起来:“我没有!明明是你带一一吃的,一一说是不是?”
  
  何沛媛几乎呵斥:“别教小孩撒谎!
  
  杨某人就涨红了脸……
  
  不过这顿饭好像没留下什么把柄,跟客人再见后上车,何沛媛想起来的头一件是:“你给我妈打电话!”
  
  杨景行犹豫之后破釜沉船:“我打!”
  
  何沛媛放松了:“打呀。”
  
  杨景行摸出电话:“打了。”
  
  何沛媛看着:“拨号。”
  
  杨景行都不翻通讯录,输入号码:“打了。”
  
  “打!”
  
  杨景行按下拨号键。
  
  何沛媛风轻云淡了两秒后连抓带扒地把电话抢了过去放在耳边:“我!我……没电了……早完了……一顿便饭,又不是什么了不起大人物……爸呢……我明早回去……你买菜别买萝卜了,杨景行带了一堆萝卜……谁知道,神经病……还有酱肉酱肘子酱牛肉,都别买了……神经病呀,带一箱子肉回老家……有点多,你叫李顺凯中午下午过来拿点吧,吃着还行……”
  
  杨景行用声音显得胆子大:“我给凯哥带两瓶酒。”
  
  何沛媛没理:“嗯……他朋友有车,等他一起回去……曲杭等他……他们回九纯才吃饭……嗯……知道知道知道……不说了……拜拜。”
  
  杨景行连连拍胸口:“紧张死我了。”
  
  何沛媛倒是很镇定:“快点,关门了。”
  
  中国人就是勤劳,腊月二十八了超市还延长营业时间到晚上十一点,慢慢转不着急了。何沛媛昨晚本想坐在地上舒舒服服构思本子的,但是地板太烫了,要搞个毯子比较好。杨景行也习惯购物,要给女朋友买睡衣,不是那种,是正经睡衣。也算男朋友有心了,何沛媛就在家具用品区域慢慢看,还有些什么需要呢?
  
  看起来联想中似乎有用的东西推了一车后再去选春联,选了近一刻钟,杨景行的品位就是:四季平安全家福,万事如意满门春。何沛媛很不甘心,一定要给琴房也来一幅:盛世和谐添锦绣,伟业腾飞铸辉煌。
  
  结账也还好,才八百多块,在何沛媛的计算中男朋友还拿得出,就是回九纯了可
  
  咋办呀。
  
  回家何沛媛就更忙活,厨房的,书房的,卧室的,浴室的东西都要到位。春联别动,明早再贴,早上贴才有气氛,哪有大晚上贴春联的。
  
  杨景行其实是想显摆:“来给老婆听听《友谊变奏曲》最新现场版。”
  
  “不要。”何沛媛并不稀罕:“看着都累。”
  
  杨景行勾引:“来嘛来嘛……”
  
  都洗手后在琴房坐下,手机钱包拿出来摆在一边,杨景行想起来:“卡还给老婆,两天就靠它撑腰了,谢谢老婆。”
  
  何沛媛又埋怨上了:“钱可以再挣,该花的时候要花,两个人你可以吃几千块,那么多人你舍不得了……”
  
  “能一样吗?我老婆的钱。”杨景行理直气壮,又心虚:“这次没给媛媛带礼物,怎么办呢?”
  
  何沛媛深呼吸了语重心长如同教育小孩:“那就对了……表扬你。”
  
  杨景行就放心了:“太好了,那我可以挑战媛媛的美了吧?”
  
  何沛媛嘻了之后把表情端庄美一些:“成不成功我说了算。”
  
  “当然了。”
  
  何沛媛就很乐意了:“来。”
  
  挑战美显然已经变成长期战斗了,前面几次都的收获都比较散碎,都是对何沛媛的一些点滴之美进行描摹或者模仿,杨景行说明今天要出的牌就是这段日子艰苦愉快攻关的突破性进展了,是媛媛的全身像!虽然只是表象还无法涉及精神灵魂,但是挑战者也是比较自得的。
  
  何沛媛对艺术的要求是严苛的:“什么时候的全身像?”
  
  作曲家也进入状态:“呈示部,我想好了,作品的结构是这样的,首先是引子,但是引子的内容没想好,可能是一个男人一直期待想象但是又不具体的朦脓的美,也可以是一种标准化的感觉,就像媛媛的好身材长头发鸭蛋脸,这个先不急。引子之后就是呈示部,就是媛媛的第一整体形象,呈示部之后就是第一形象的细节展开,就是媛媛给我的强烈美的感受的那些片段……”
  
  何沛媛认真:“比如?”
  
  “太多了。”杨景行张口就来:“小到媛媛在录音棚的样子,大到媛媛被我亲得又哭又叫……”
  
  何沛媛艺术提醒:“只哭没叫。”
  
  杨景行还恼火:“太多素材了我还要精挑细选,反正第一形象的细节展示之后就是过度,怎么过度也还要想,反正是要有高潮,就是媛媛答应做我女朋友那天晚上的美,过度到再现部,展示第二形象青衣媛媛……”
  
  何沛媛对创作是很上心的:“你说过更重要的是感觉,是熟悉又全新的音乐形象,不局限在青衣……”
  
  杨景行点头:“我就这么说……再现部之后就是新形象的细节展开,比如媛媛做菜的样子,床上的样子真的不能用?”
  
  何沛媛还再次认真考虑一下:“……不好,靡靡之音。”
  
  杨景行可是作曲家:“不靡靡,应该是一种比较激烈但是又带着柔美的,有动人的线条但又包含一点扭曲,似乎是配合又像是对抗……”
  
  何沛媛这下有点害羞了:“不要不要!那种只能我们两个人听!不要,等会再说!先说结构。”
  
  杨景行想一下:“再现部细节展开之后就结尾了。”
  
  何沛媛好像有点失望:“……这么简单?”
  
  杨景行没办法:“目前只能做表面工作,老婆丰富的内心世界我还要慢慢了解也还要慢慢学习,比如《安之若所》的立意怎么去表现,艺术道路还长得很呀。”
  
  何沛媛嘻嘻:“那……先听听第一形象。”
  
  杨景行先搓搓手,再温柔凝视女朋友。何沛媛投身艺术的态度也越来越诚挚,跟男朋友对视着微微笑,像是画家跟前的模特。
  
  杨景行开始了,那真叫一个轻拢慢捻,边抚摸键盘还边抒情:“媛媛的双眼,心灵的窗户……”
  
  和前几次的短片段小灵感不同,这一次是时长超过两分钟听起来已经听完整的曲子了,涉及到媛媛的肢体表情神态气质,所以曲子色彩也比较丰富,但是完全不涉及什么演奏和作曲技巧,就是一个好听。
  
  最后摸了几个黑键像是五声调式作为结束,杨景行似乎把自己都弹温柔儒雅了:“怎么样?”
  
  何沛媛看着男朋友,不大的眼睛也亮晶晶。
  
  杨景行回原形:“有没有摸到边吧?”
  
  “老公……”
  
  “直说。”
  
  何沛媛上身慢慢往前倾倒就能把脸贴靠到男朋友胸前,轻轻靠了一会再微微弱弱:“我都想让自己变得更漂亮一些……”